美女视频黄的全免费软件

   夜色下。

   白衣君从葬山踏空而下,走向神秘莫测的风采楼。

   风采楼降世数个月了,但依然没有一人,能登上风采楼。所以,世人亦不知道,这个世上是否有人,能登上风采楼。

   但是。

   还有不少名震天下的人,还没有登风采楼。

   如四大教主,封圣,白衣君,青山城隍,东君,云中君等……

   在风采楼降世的那一个月里,有无数俊杰从天下各地而来,但是无一能够登上……

   虽然现在风采楼的热度有所减,但是依然吸引世人的目光。每隔数日,便会有俊杰前来登楼,欲求一夜之间名满天下。

   这时众人看到白衣君,竟然走向风采楼,皆是有些诧异起来。

   他们没有想到白衣君会登风采楼。

   “白衣君要登风采楼了?”

   亳城中。

   景粲的秀美笑颜极其俏皮

   不少文人匆匆走出来,看着走向风采楼的白衣君,激动中带着些期待。

   “应该是要登风采楼,要不然没有必要。”

   不少文人点头。

   “不知白衣君能不能登上风采楼?”

   “倘若连白衣君亦无法登上风采楼,这个世上怕是真没有人能够登上了。”

   而在此时。

   葬山书院的学子皆被惊动,纷纷跑出来围观,白衣君登风采楼,乃是一大盛事,又岂能错过?

   不仅整座书院的学子跑出来,便连东楼晦、安修,以及乌墨等,亦纷纷走出来了。

   这的确是一大盛事。

   倘若为天下所知,且有时间赶到,绝对会有无数文人涌来。

   可惜白衣君的行踪,向来神秘莫测,世人根本不可知,而白衣君亦不需要靠登风采楼扬名……

   不过片刻间,葬山书院就空了,就连亳城亦空了差不多九成。

   无数人在围观。

   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白衣君身上。

   而白衣君则站在风采楼前,清冷的目光在审视风采楼,直接无视了众人的存在。

   他是白衣君,不是封青岩。

   他审视片刻,便朝风采楼走去,希望从风采楼中,寻到圆满真身的办法。其中在封青岩斩出白衣君之身时,便明白“白衣君”存在的意义,以及为何能够养出“白衣君”……

   这不是偶尔。

   这是必然。

   这时围观的文人,边看边讨论起来。

   有人看好,亦有人不好看,各有各的理由,谁亦说服不了谁。

   乌墨、东楼晦和安修等人,并没有出声,皆静静看着,谁都不知道他们是看好还是不好看……

   “二师兄,白衣君可否登上?”

   牧雨有些好奇问。

   “难说。”

   赫连山摇摇头,沉吟一下便道:“倘若连白衣君亦无法登上风采楼,世上怕是无人能登上了。”

   “大师兄能。”

   牧雨却道。

   虽然白衣君可镇压禁忌,但大师兄却是古来今往第一虚圣。所以,在她心目中,大师兄自然比白衣君高……

   赫连山点点头。

   而在此时,众人皆是目瞪口呆起来,似乎怔住般。

   在他们的想象中,白衣君必定经历困难重重,方能够走到风采楼的大门前。

   但白衣君毕竟是白衣君,这困难重重应该不可能了。

   但最少需要数息时间吧?

   但是。

   谁能够想到,不过两息间,白衣君便推门而入了。

   这、这……

   太快了。

  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便有人发现白衣君不见了。于是,有人便糊涂起来,人呢?

   白衣君人呢?

   但亲眼看到,皆目瞪口呆起来,犹如怔住般。

   白衣君只是两息时间,便走进风采楼了。

   这犹如做梦般。

   “人呢?”

   “白衣君呢?”

   刚才不少交头接耳的文人,皆是茫然起来。

   不过说句话而已,人便不见了?

   “进去了。”

   有人艰难回答,犹如结巴般。

   “进去了?哦。”询问的文人,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,当反应过来时,不由瞪大眼睛,道:“进去了?是登上风采楼了?”

   “登、登上了。”

   “白衣君登上风采楼了。”

   “这、这……”

   “哈哈——”

   众人似乎陷入死寂数息,才从震撼中回神过来。

   当回神过来,便是各种激动,各种震惊,有人目瞪口呆,有人激动万分,有人无法置信。

   这时便连安修、东楼晦和乌墨等人,都有些惊讶起来,亦没有想到,白衣君竟然能够登上风采楼!

   白衣君登上风采楼说明什么?

   点亮人间万里?

   不是!

   这说明,人间有人能够登上风采楼!

   既然白衣君能够登上,那么必定有他人,亦能够登上!

   如封圣等。

   既然能够登上风采楼,风采楼在他们心中,便没有原先那般神秘了。

   亦没有那么高高在上了。

   而在此时。

   有耀眼的光芒,从风采楼的第一楼迸发出,瞬间驱散万里魔夜。

   这时风采楼神秘的光芒,点亮葬山万里,点亮人间万里。在风采楼方圆万里内,所有恐怖黑暗皆被驱散……

   在北地。

   无数城池,无数村庄,在葬山万里之内。

   这是他们发现,竟然有光芒驱散万里,皆是震惊无比起来,纷纷好奇是怎么回事,难道魔夜终于退去了?

   但是,他们又发现,并不是魔夜退去,而是有神秘光芒驱散黑暗。

   “风采楼!”

   不少城池中,有文人激动大喝起来。

   “什么风采楼?”

   不少人诧异问。

   “白衣君登上风采楼,点亮人间万里!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众人闻言,皆有些愣住了。

   “白衣君出世了?”

   “哈哈——”

   “白衣君终于出世了,天下有救了,人间有救了。”

   “咦,白衣君终于去登风采楼了?不过,白衣君出世了,为何不去镇压第四禁忌?而是跑去登风采楼?这登风采楼不急啊……”

   “有消息传来,第四禁忌出现在王城,已经被白衣君镇压了。”

   “第四禁忌被镇压了?”

   众人闻言终于松了口气。

   这十数天来,第四禁忌肆虐天下,令所有人皆惶惶不安,担心第四禁忌出现在自已的城池。

   传言,天下已经有不少城池,已经被第四禁忌吞噬一空……

   倘若不是如此,天下亦不会悲呼。

   而在此时。

   白衣君出世镇压禁忌的消息,亦迅速传天下。紧接着,便传来白衣君登上风采楼,点亮人间万里的消息……

 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