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黄色草莓视频

   “见过陈相。”

   在老者行礼时,封青岩亦行礼。

   这时听到老者乃是镇鬼殿少司农,主管万里长亭之农事时,不禁有些诧异起来,道:“万里长亭亦有农事?”

   “自然有,要不然将士吃喝什么?”

   老者一笑道。

   左少宰闻言亦解释道:“在第一城内,开辟有不少农田,可为万里长亭解决一些粮食……”

   “在此处种粮食,怕是不易啊。”

   封青岩道。

   “的确不易。”

   老者点点头,似乎有些感叹,便道:“封圣可是有兴趣去一观?”

   “青岩现在有事,改日如何?”

   封青岩道。

   姑娘是要铲雪吗?

   “好。”

   老者有些惊喜点头。

   “陈兄吾等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

   左少宰便对老者一礼,便率先走进镇鬼殿,想知道大义主最新的消息。

   封青岩亦一礼,便跟着走进去。

   老者看着两人的身影,有些诧异道:“封圣来万里长亭干什么呢?”

   镇鬼殿副殿,有不少各派文人。

   此时见到左少宰和封青岩进来,便纷纷打招呼。

   不过暂时没有人认出封青岩。

   “封圣?”

   一个声音惊呼起来。

   而众人闻言皆是一怔,心头有些震惊,封圣来万里长亭了?这时,众人的目光,皆落在封青岩身上,好奇打量起来。

   “果然是封圣!”

   有儒家弟子激动道,连忙走上来行礼道:“见过封圣。”

   “无需多礼。”

   封青岩微笑回礼。

   “见过封圣。”

   “见过封圣。”

   众人皆纷纷行礼。

   “大义主可是回来了?”左少宰问一名儒家弟子。

   儒家弟子沉默摇头。

   “教主可到了万里长亭?”左少宰又问,“现在又在何处?”

   “教主已到,大概在黄泉鬼地。”

   儒家弟子道。

   “封圣,吾等怕是要前往黄泉鬼地了。”

   左少宰转身道。

   “事不宜迟。”

   封青岩道。

   “封圣请随我来。”

   左少宰立即走出镇鬼殿,往后方走去。

   封青岩紧随。

   镇鬼殿后方,亦是一条宽达百丈的大街,为麒麟北街。

   而北街的尽头,便是高达十余丈的城墙,城墙上刻着或文字或纹理或画圈等,迸发出来白色的光芒……

   这时两人立即踏空而上,落在十余丈高的城墙上。

   城墙竟然亦有十余丈宽,倒是让封青岩有些意外,每隔一里便有一座高大的亭子。

   亭子内挂着一盏文灯。

   这时城墙上站着不少将士,以及各派的文人,皆是脸色凝重看着下方。城墙外乃是黑漆漆一片,什么都无法看得见,似乎是一片神秘的虚无般。

   这便是大地之尽头?

   封青岩好奇打量,便往下方看去。

   借着城墙散发出来的光芒,隐隐可见城墙下方有一道道黄瀑,一层层向下,似乎流向无尽的黑暗深处般。

   “这便是黄泉鬼地。”

   左少宰凝视道。

   封青岩看了一阵,便道:“少宰还请找一处安静之地。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左少宰一听便明白过来。

   这时他转身朝城中看了看,眉头便微微蹙起来。

   “最好不要在黄泉鬼地边上。”

   封青岩思索一下道。

   谁知道圣曲《招魂》黄泉鬼地边上弹奏,会不会效果更强,导致不少亡魂挣脱出来?

   左少宰点点头,道:“城东之外如何?”

   封青岩往城东看了看,便道:“好,少宰请带路。”

   左少宰闻言,便往城东踏空而去。

   大概走了四十余里,终于走到城东的城墙上,左少宰眺望一阵,便指着一片黑暗道:“此处如何?”

   “可。”

   封青岩点头,便踏空而去。

   而城东之外,隐隐约约可见一座座长亭,亭内文灯散发出来的光芒,在黑暗如同一条火龙般。

   片刻后,两人便离城东数里,正好是第一城散发光芒的边缘。

   “就此地吧。”

   封青岩打量一下便落下,一边从画中取出七弦琴,一边道:“还请少宰为我护法。”

   “封圣放心。”

   左少宰道。

   这时封青岩盘坐下来,把七弦琴放于膝上。

   静心,凝神。

   ……

   “琴声?”

   这时,第一城的将士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琴声,却是不知琴声从何而来。

   一些文人听到琴声,顿时警惕起来。

   因为这个琴声,实在有些古怪,令人的灵魂在跳动般,似乎又在呼唤着什么。

   “何来的琴声?”

   城墙上,有身穿冰冷铠甲的将军,沉着一张道。

   “不知。”

   有士兵回答。

   而城中的一些琴者,皆是有些诧异起来,道:“这是圣曲《招魂》?封圣来万里长亭了?”

   “琴声似乎是来自城东。”

   有琴者聆听一阵道。

   “诸位可是要去看看?”

   有琴者颇有兴趣道,毕竟是圣曲《招魂》,毕竟是封圣。且,封圣三说令百人破境之事,亦传到万里长亭了。

   封青岩在琴者中,有巨大的威望。

   “子雅兄,吾听闻汝与封圣乃好友……”

   一名琴者道。

   但琴者的话还没有说完,一道白衣身影便掠出去,正是来万里长亭有段日子的子雅琴。

   可是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前往幽冥,幽冥便发生异动了。

   现在传闻二十余位大贤殒命,让子雅琴根本无法前往幽冥,只能继续等下去,等幽冥恢复以往的样子时……

   此时,城中不少文人都朝城东看来,还有不人好奇走去。

   呜呜——

   不知何时,天地间突然多了一个个哭泣声。

 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城墙上的将军眉头大皱道,接着见到城墙下的黑暗中,竟然浮现一个个淡淡的虚影。

   稍后修改

   稍后修改

   请见谅

   请见谅

   但琴者的话还没有说完,一道白衣身影便掠出去,正是来万里长亭有段日子的子雅琴。

   可是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前往幽冥,幽冥便发生异动了。

   现在传闻二十余位大贤殒命,让子雅琴根本无法前往幽冥,只能继续等下去,等幽冥恢复以往的样子时……

   此时,城中不少文人都朝城东看来,还有不人好奇走去。

   呜呜——

   不知何时,天地间突然多了一个个哭泣声。

 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城墙上的将军眉头大皱道,接着见到城墙下的黑暗中,竟然浮现一个个淡淡的虚影。